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

關於我們暨大Prof. Schutz(席爾茲 教授)

Standard
 Prof. Schutz跨文化溝通,來自於他的成長背景與專業~
他是德裔美國人、父親是美國軍官,因為是軍眷所以他幾乎到過全球有美軍駐紮的地方、從黎巴嫩、利雅得、曼谷、札晃......等等,快一圈的美國學校都有他年少時和當地人如何打交道、追女友的故事。而他自己又服役於美國空軍,除役後進入印地安納大學主修人類學,完成北美洲的中部印地安文化系統與語言系統的博士研究,因此他既是人類學也是語言學家。畢業後在印地安納、奧勒岡州等等地區執教與研究,前年當我說要到波特蘭開會時,他還給我一堆建議行程。
至於他為什麼會來台灣,這一定是大家想問的! 其實這和他豐富的感情史有關,因為他娶了台灣布農太太,而住到仁愛鄉萬豐村。嘿嘿~在台灣中部的深山中竟然住了一位「原住民文化學家」真是適得其所!

上他的課基本上就是一堂堂「啟蒙的課」
各位別誤會「啟蒙」是你毫不準備的去,上完課就很有收穫的走出來,這是不可能的!那樣是餵豬式學習法! 當然啦~基本上要混也可以,但對Prof. Schutz的課是「暴殄天物」!
你要和他不斷地在對話中被他開啟「您心中的好奇」,自己再不斷的去挖資料讀完後,隔週再和他舌戰三小時,一個學期下來您就累積了可觀的知識。
所以上他的課就是不斷地和他對話、對話、還是對話!當然啦~如果你課程準備不足,那就難以對話下去了。(別跟他說國語,因為他的國語實在是象皮...差X!)
同時「對話」可不是「聊天」,而是在做彼此觀點的「辯證」,文化議題通常是有詮釋角度的,而且是不相干的第三人所言,因此有時會偏跛,因此課堂上就成了檢驗這些「偏見」的角力場。而課後筆記就變成畫滿各種怪異圖形的手稿
有一次課程中有兩位同學沒來,在人丁稀少的氣氛下,又要談文化的活動特性,於是Schutz成了日耳曼族代表、徐在英(韓籍)不用說就是朝鮮族啦、而我更不用說就是台灣巴宰族,我們三位就這樣談文化中「逞兇鬥狠」的活動三個小時!課後他的結論就是... 三個「蠻族」在談文化議題~...哎!有時候太有文化就成了沒文化,看似沒文化的反而談出一堆文化。
期末他都會安排 Solo show讓您盡情的去大展所學~我當年的研究報告PPT都放在scridb中,有興趣可以找Lawrenzo Hung-Chun Huang來參考。
不過他已年高75了,所以你報告時要講大聲一點,動作大一點、表情要誇張一點!

他很難得在人類所開課!
或許是年紀的關係,他都「隱身」在外文系教大學部,而大家對他一般的印象也僅在English Corner中那位聖誕老公公, 三年前人類所有教育部補助課程專案,Prof. Schutz才因此出現在人類所(我幸運的有搭上車跟了他兩年),去年補助用完,所以又沒他的課了。現在他又重現江湖了!出現在「地方文史學程」(課程代號: Z70014)。
或許各位會很好奇的問為什麼身為國企系的我,會去人類所修課?其實答案很簡單:「知識是無疆界的」再加上個人因素。話說在業界我時也常在外亂跑,常發生發現到「跨」文化議題中Culture shock的問題,而進入博士班後,唸了一堆國際企業的「文化因素」,到了人類所之後重新解構過去的思緒,再重組而有了更新的認識,更正本朔源的體會那些「文化因素」的由來。

大學是知識的寶庫就看你自己願不願意去挖」!
我在暨南國際大學的體驗就是如此,「本籍」在管理學院的我,跑去人文學院、教育學院、科技學院,四處探險,也奪了不少「寶藏」回家。
『知識是無疆界的』,自己系上不開的課,並不代表您可以不學習。
甚至於系上有開的課,並不代表您可以不用去外系聽聽看。
而我每到一個疆域去大家都會問「為什麼你會來?」
我都回答說是「研究需要」,其實我真正的答案是...「知識的探險與奪寶」。
各位「國際」企業學系的同學們,跳出科系的藩籬到外系去雲遊吧!好好的四處挖寶!


關於Prof. Schutz 的資訊請看他的個人網站
http://fantasy-epublications.com/About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