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

教學,其實是件十分費勁的事。

Standard
當我們還是學生時,念書學習是件輕鬆的事。因為不必去思考我所學得東西別人是否能懂,只要自己能夠搞通就好。因此把「外部訊息能夠內化」的過程掌握住就行了。但是到了自己成為老師時去不是如此簡單。反而要逆向的傳達思緒給別人。其實教學對於老師的知識而言是種掏空的動作,您會遇到腸枯思竭的無語,不知下一步該如何,還是會過於簡要的講完。

我們去思索這種處境,其原因在於我們對自己的知識缺少對「外人的知識立場」。教學是對其知識有所求的人而作的行為,也因此求知者基本都是對其所學是陌生的。然而「專業的人」卻是對其知識有其熟稔,而能架構式化約是的述說其究,這種作法卻讓非專業者飽受術語、框架、規則所困,也因此雞同鴨講。

另外一種狀況是【教而知不足】,這反映出所學的質與量之問題。一個教學者是如何會發現自己知識的質量問題呢?  其關鍵在於自力備課的過程,如果僅是用外人的教材來應用通常無法發現這種狀況。這就是我所講的【掏空】,在備課過程中,對於要教學的知識系統作框架的研擬是必要的,也因此再透過這種研擬能夠「盤點」您的所知,透過不斷的研擬讓整著知識框架更完備,然而就在不斷的往返修改之間,您會發現自己的缺漏與整合的不足。剛開始面對初淺的架構,腸枯思竭的寫不出來,心中不斷的驚嘆於「這麼少的內容,是要如何面對學生」,於是這個盤點的過程開始在教學者自身起了省思的作用。有時不是才疏學淺,而是對自己專業知識的熟悉而過於簡化,但有時卻真的是素養不足而須充實。

一個教學的老師需要對所教的議題充滿想像,泉源不斷的去傳達所知給外人,但如果缺乏想像時,就代表隊所教的議題素養不足。對於「議題的想像」其實就是反映您的知識在做外顯化的作用時,開始累積相關的表達能力,藉由野中郁次郎對於知識創造的討論框架,我們可以仔細的檢查哪部分的環結有所缺漏。知識的內化過程是大家所熟悉的,透過閱讀過各式感官的刺激來形塑內在知識的原型,但此間「那訊息的原形」並非您所有,僅是外在訊息的感觀反映而已,要成為內化(I)的知識還必須對「訊息的原形」有所詮釋,有此自我解讀的過程,才能有效的把「訊息」轉化為內在知識,因此屬於「自我詮釋」的過程是個關鍵。至於「詮釋」的過程與本質,我們在此先不討論。 我們的焦點還是在內化與其隨後的過程。當所學的知識到達SECI的框架的結合化(C)時,會讓已內化的知識凱始發酵,而觸類旁通的加以應用到自己所感知的各個層面,宛如把幾何學應用到社會學來用,如此般的相互貫通。此時自身的閱歷就顯得十分的有所幫助,這是知識發酵的資源場。在此同時,新進的知識再結合化後,會更根生蒂固的存留於腦中,而表現出更深層的「內化」。
而社會化(S)的過程是知識開始朝「外化」方向發展,知識的社會化其本質是「轉化為自身之為的形式發展」也就是先解構後再結構的過程,用外人能夠了解的思考、語言架構、情境來再結構知識,此間諸多想像空間就一一的擴展而生。然而這一活動的基礎卻早在內化時期就奠定活動的基礎,一個缺乏社會閱歷的人,在結合化時期因相關知識資源的侷限,而會讓社會化時期的表現隨之困乏。其次,社會化的另一重點在於「共同語言」的配置準備,如邊緣社會的表達思維形式等考量,語言與思考框架的相關性值得著墨,但在此也先不深入探討。我們把焦點再延伸到外化(E)的階段。外化階段簡言之就是表達出來的過程,此間包括運用訊息的媒體方式、意念傳達的強弱、資訊的頻率、傳達訊息的精準程度控制等等。但站在教學者自身,採用能夠順利傳達知識的方式才是重要的考量。「溢於言表」是外化這階段永遠的缺陷,讓知識成為「寓意深遠」的讓接收者感受似乎是個難以達成的完美境界。但雖難以達成也要努力達成,因為這是教育者的使命。

「教而知不足」是每位老師的感受,當我在教管理學時,憑藉著商場從業十年經驗與管理博士頭銜的勇氣,翻著Robbins第十版的教材,卻發現他的框架與我的「想像」有諸多的不足,這會造成學生們「學用落差」。社會與職場的變動讓已寫成書的框架成為歷史,書中的個案有些早已成為昨日黃花,這種過時案例在教電子商務這門課的教材最常見。越是變動快速的議題,教科書的成功案例越可能成為早已殞落的歷史事件。所以如何讓所教的「知識」常保青春,則需努力的更新,讓內容有新的議題進入,如此在「社會化(S)」與「外化(E)」的過程中讓知識得以新陳代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