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28日 星期三

這波的 資訊革命與上一波的 資訊革命最大的差異在哪裡?

Standard

冷戰後美軍把軍工技術Internet釋放給民間,再配合大主機電腦的解構,PC開始興盛,於是資訊的力量下凡到人間,宛如普羅米修斯在奧林匹亞所偷的火種開始照亮了人間,20世紀的前波資訊革命架構是由上到下的傳遞。
 
 然而現今的這波革命儼然成形出由下到上境狀。民間有了充足的資訊氛圍,遠在80年代所憂慮的Information Overload真的實現了,真的發生,但這社會卻也適應了起來,這種演化的結果,有了Information Overload的發生,才有Big Data,於是這資訊環境讓我們不再僅靠少數的抽樣來推理出母體的樣貌,還有使用Big Data這種Hard Evidence來說話。往上革命終於推進到了Internet of things,這技術不新,十年前就有,但當時資訊周邊未成熟,訊綜效無法產生,現在Critical mass已經到了,於是也要開花結果了。

 但是這波由下而上的資訊革命就此完結嗎? 非也,它會繼續革命下去,資訊的深透力越來越無法擋,茉莉花風潮、WikiLeaks、佔領華爾街、萬人凱道送仲丘、佔領立院、佔領中環、一直到最近的ISIS砍頭宣傳、 Ke P崛起,這些看似不相關的活動與事件,卻有相同的脈絡: 「由下而上的資訊革命」開始再往上影響。

  在廿年前Small-world network 的「六度分隔」提出時,被視為是一個雞肋的學術發現,因為就僅是發現而已,對社會沒什麼移風易俗的作用。時至今日Small-world network開始發酵,「六度分隔」恐成了「一度分隔」,誰做了甚麼事,都被點滴的記錄了起來,並且迅速的公諸於世。在台大李嗣涔老師所苦尋「物理的撓場」證明之前,彷彿「資訊的撓場」已悄然形成了,「時、空與作用」 這三者都成了資訊型態被保存下來,並可回朔觀看。於是政府的治理在這種氛圍所面臨的挑戰型態早已質變,而引發的量變更是迅速。

 台灣在六都大選後,執政黨提出換腦風潮,以婉君為師,這是好事,但也不必覺得婉君莫測高深,有什麼神奇秘方,只要體悟出這波資訊革命是由下而上結構,用「君子不欺暗室」的作為,自能安然度過,但有恐為時已晚,因為「資訊的撓場」早在十年前或更早就形成,這「資訊的撓場」一旦出現很難消失,再加上Small-world network的資訊氛圍,猶能否極泰來有待商榷。

 這個開場案例不是要談政論議題,而是以資訊發展的立場來看我們身處這波由下而上的資訊革命中,為何會如此亂中有序,但又序中有亂,再者,「科學、技術與社會」,這三者之間又是如何交錯相生。

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

全球即時資訊供給站

Standard


各位修 國際企業管理 的同學,我常常在課程做全球動態議題的討論,底下這些資訊鏈結就是我常逛的網站。現在整理出來讓大家參考。

新聞網站
線上直播

情報機構

台灣相關外媒

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

2015年10月14日 星期三